这个圣诞节,我收到了一个黑胶唱片播放器的礼物。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居然是这个冬天最受欢迎的礼物之一。因为怀旧和复古,成了现在的潮流。想想看,在这么一个数码音乐的时代,从古老的唱片店买一张黑胶唱片,把它放在电唱机上,把上面的针放下去,按下play键,这是一种智能数码音乐无法比拟的感受。然后再拍张照片po到 Instagram上去,分享你生活中的情趣。

而这种复古风的流行,不止是音乐方面。过去的经历,对千禧一代来说非常重要。这对零售商来说是个好消息。

当今亚马逊为主导的加拿大社会,数字时代给很多商家带来了机遇,我们可以重新设计业务,在电子商务市场上蓬勃发展。但是挑战也是巨大的。

然而,现在新的力量正在聚集在一起。人口的大规模变化,千禧一代对生活质量和先进技术的追求,给以经历为基础的零售业创造了全新机会。这个市场不仅是巨大的,而且还有很大的需求。

问题是:零售商能否抓住机会,巧妙地转变商业模式?

千禧一代的社交媒体经历

与前辈不同,千禧一代永远不会花时间去购买必需品。网购帮他们节省了大笔时间——甚至要购买的床垫也可以装在一个箱子,送到家门口。

相反,千禧一代喜欢在周末进行兴趣与社交媒体相结合的活动,比如吃饭,社交,阅读,进行户外运动等。于是一些公司抓住这个机会开发新的娱乐场所。比如Snakes&Lattes,多伦多的游戏咖啡厅,让你的智能手机不见了,就成为城市里最受千禧一代欢迎的地方之一。

与此同时,传统娱乐场所也开始尝试如何抓住潮流。例如,电影院正在推出VIP电影院和娱乐室模式。如果娱乐行业能够重新定位,为渴望增加不同经历的千禧一代服务,那么它就有了很大的收获 。零售业也是如此。

下一次粮食革命

每周拿着打折海报到街口的杂货店购物,已成过去式。

沃尔玛和亚马逊比大多数千禧一代更明白,如何让他们从日常的任务中解脱双手。典型的杂货店里的东西在网上超市都有卖的,包含茶叶,咖啡,香料,维生素,饼干,防晒霜,洗漱用品等日用品。

这迫使杂货商重新思考他们的商业模式。很快杂货店找到了与网上超市相抗衡的法宝:餐食便当。实体店的餐食便当,可以达到方便、健康的双重需求。

美国杂货商艾伯森(Albertsons)改变传统的经销方式,引入一种全新的服务,如简易面包房、杂志架、自制冰激凌、爆米花和自动售货机等,凭借高质量的服务成为如今美国最大的食品零售商之一。去年夏天,麦德龙收购了蒙特利尔餐饮公司MissFresh的多数股权。

但是,食品杂货商依然面临物流问题,即将新鲜农产品,乳制品和冷冻食品运送到客户的家门口。一些店商要求客户在网上订购,在店外取货。未来会有更好的方法吗?

面对自己的一系列基本问题,美食广场(food court)也必须考虑在商场竞争中寻找新家。

现在是时候尝试一些能吸引顾客体验加拿大多元美食体验的新型概念店吗?有没有一种模式可以结合网上购物和实体店购物,同时解决难以运送物品的问题?客户可以不用排队,而使用智能手机结账,并在前来就餐的时候取走新鲜,乳制品和冷冻食品?

零售商与客户关系的沟通方法

零售商如何更好地与客户联系沟通?例如,零售商越来越质疑客户对数字营销的反馈。经过近十年不断尝试数字营销书中的每个窍门,品牌商都聪明得使用了假冒广告点击,广告拦截器,机器人等工具。

品牌现在更希望回到与客户的真实对话中,包括面对面的谈话或高度个性化的调查。

这是Ali Asaria的第二家加拿大创业公司Tulip Retail的新动力。Ali Asaria的第一家well.ca是非常成功的电子商务公司,最近被加拿大主要的药店连锁店购买。

Asaria为一些品牌打造零售软件,为销售人员提供更多的信息和观察,不仅包括他们的产品和门店,还包括更广泛的市场。它允许销售人员为顾客提供更有价值的店内体验,并有可能减少展示空间。

准备战斗

虽然我们知道零售商需要做什么,但他们能做到吗?如果对答案犹豫不定,那么我建议人们看看伊顿(Eaton’s)的 老例子。

经过几十年的邮购业务发展,伊顿(Eaton’s)意识到其客户渴望与品牌建立新的关系。因此在1930年,它开设了多伦多最具创意的商店之一,由法国建筑师雅克·卡鲁(Jacques Carlu)设计的七层奇观,拥有一个1300人的贵宾厅礼堂和一个设计成豪华远洋班轮的门厅。它将购物从单纯的交易转变为革命性的体验。虽然位于College Street的这家伊顿店在1975年关闭,但给我们的提示是,零售业一直是脆弱的,不断被打乱。

但是,今天的零售商能否快速地拥抱新世界呢?引用前网络公司执行官Seth Godin的话说:“购物战结束了,亚马逊赢了。诚然,亚马逊已经掌握了便利按钮。但是我相信,经历的争夺刚刚开始。”